每经记者 陈 晴每经编辑 张海妮

  超卓航科(维权)(SH688237,股价42.63元,市值38.20亿元)5995万银行存款不翼而飞,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11月17日晚间,超卓航科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上海超卓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超卓”)存在公章、法人章的审批、使用、登记流程登记信息不全,银行U盾的使用和保管脱离公司人员可控范围等不规范情形,募集资金使用和管理、披露存在缺陷情形……

视觉中国图视觉中国图

  针对超卓航科的内控违规、募集资金使用和管理等一系列问题,监管部门果断出手:11月17日,超卓航科一日收下三份罚单——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上交所的监管警示以及湖北证监局的警示函。

  神秘的孙某和盐城同波

  上市才一年多,11月3日晚间,超卓航科公告5995万存款失踪事件之后,上交所当晚火速向公司下发了问询函。

  时隔十余天,11月17日晚间,公司发布了问询函回复公告(以下简称回复函)。根据回复函,公司投资部负责人通过其朋友结识了存款理财中间人孙某。经孙某介绍,银行在一季度末通常具有较大的揽储需求,孙某亦对接维护了多家能提供收益较高存款产品的银行,其中就包括招商银行南京城北支行(以下简称“存款行”)。公司决定购买存款行的存款理财产品。

  根据上海超卓与孙某的磋商,孙某对于该笔揽储金额向上海超卓承诺的年化利率为4%左右,其中1.55%的存款利息在存款到期后支付。公司及上海超卓与存款行、孙某未就该4%左右利率签署相关协议,未取得孙某和存款行的书面确认文件。孙某称会由相关方在一季度末之前将承诺上浮部分利息对应的金额转账至上海超卓账户。

  2023年3月30日14时27分,上海超卓向其存款行账户存入6000万元;同日,上海超卓基本账户收到与存款利息相关的暂收款90万元,付款方为盐城同波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同波”)。

  值得注意的是,5995万元被划出公司账户事件发生后,超卓航科方面自查发现盐城同波工商登记信息中预留的联系电话与南京陇源汇能电力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陇源智能信息技术盐城有限公司预留的联系电话信息一致,而南京陇源汇能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为本次银行承兑汇票收票人之一。

  超卓航科公告称,除该事项外,持票人与公司、董监高、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和业务往来,也不存在任何其他应说明的关系。

  监管部门已经出手

  5995万元存款失踪,也暴露了超卓航科的内控问题。根据回复函,上海超卓存在公章、法人章的审批、使用、登记流程登记信息不全,银行U盾的使用和保管脱离公司人员可控范围等不规范情形……

  “2023年3月29日,上海超卓出纳在存款行办理相关业务的过程中,存在将U盾交由其他人员、脱离自身可控范围的情形。”超卓航科公告中表示。

  此次事件引来了监管部门的关注。11月17日,超卓航科及相关人员收到了湖北证监局警示函,警示函中提及了超卓航科的一系列违规问题。

  2023年3月30日,超卓航科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超卓,将暂时闲置的募集资金6000万元存入招行南京城北支行,其中5995万元在未经股东大会决议的情况下被作为相关票据的保证金,存在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违规。

  2023年8月16日,超卓航科在《2023年半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中,将实际存放于招行南京城北支行的6000万元募集资金,披露为购买了浙商银行5995万元的结构性存款,未真实反映募集资金实际使用情况,存在信息披露不真实。

  2023年10月7日,5995万元票据保证金被划出上海超卓账户,用于银行承兑汇票支付。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发生重大损失,直至2023年11月4日,公司才披露上述情况,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

  湖北证监局认为,李光平作为公司董事长兼财务总监、李羿含作为公司总经理、王诗文作为公司董事会秘书,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就此,湖北证监局决定对超卓航科和上述三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同日,证监会还向超卓航科下发《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擅自改变募集资金用途等违法违规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实控人承诺先行垫付

  5995万元存款失踪,对超卓航科影响如何?2022年,超航卓科实现营业收入13970.46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908.60万元。也就是说,这部分款项,超过了公司去年全年的净利润。

  11月17日晚间,超卓航科公告称,鉴于相关案件目前处于侦查阶段,公司暂无法评估预计损失金额。公司将持续关注有关机关的调查进展,从当期资产负债表日开始,客观审慎地预估并计提损失,预计最大风险敞口为全额计提该5995万元被划转资金;此损失的计提将影响2023年当年净利润业绩表现,不影响2023年当年扣非后净利润业绩表现。

  此次事件发生后,公司未来有何打算?11月17日晚间,超卓航科方面通过微信文字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公司当前将继续做好经营,等待警方破案。

  作为实际控制人,李羿含、李光平、王春晓(李羿含为李光平与王春晓之子)三人进行了表态,“超卓航科为我们亲手创立、亲自创办至今的企业,在超卓航科经历本次事件之际,作为超卓航科的实际控制人和创始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向大家展示一个对投资者负责、对证券市场有担当的超卓航科。”

  上述三人承诺,“我们将积极筹集资金先行垫付上海超卓被划走的5995万元存款,并协同超卓航科、上海超卓共同追索前述款项,积极采取各项措施全力维护超卓航科及广大投资者的利益”。